•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CMS模块 -> 今日新闻 -> 生活资讯 -> 沂蒙文苑

    影子的落幕

    沂蒙文苑

    2019-01-31 18:48:59

    4365 0

    按:据介绍,郝文看见胡献锦的诗歌《影子的落幕》,才动笔撰写了同题小说,本小说感情细腻,读来让人热泪盈眶,本网编发,以飨读者。

    文:郝文   诗:胡献锦

    (一)

    此刻,我在城市的正中央

    肉体与魂魄分离

    一张巨大的网

    缠绕着我每一个关节的末端

    走不出已浪费的半生


    没有人在前方设下暗号

    每一次开门和关门

    我都提前预支了明天

    所剩不多

    我能不能忽略那些天空裂缝里晨光


    有人挣脱了我的睫毛下的目光

    有人踏碎了我手指上的月光

    有人拽住了我悲伤中的热量

    但我的孩子在背后推了我一把

    一个医治无效的影子

    在舞台中央缓缓落幕


        我本来不是任何人的影子,直到那一年我遇到了曦城。我护士本科毕业后进入这家三甲医院的时候,被分配到了急诊科,而曦城是ICU的医生。

         曦城从死神手里抢回了很多人,所以他总是说:死神绝不会轻饶了他,这一天迟早会来。

        急诊科送ICU的病人很多,所以我经常需要配合曦城的工作,我那年才23岁,温婉娇小,笑容迷人;曦城那年29岁,英俊挺拔,谦和有礼。曦城是个你在他身上很难找到什么缺点的大男孩,专注工作,不抽烟,不喝酒,唯一的爱好就是喝旺仔牛奶。所以我每天上班的时候,都会在包包里放几罐旺仔牛奶,然后每次在曦城走出抢救室的时候给他递上一罐。

          曦城喝多了我的旺仔牛奶后自然明白这奶也不是能白喝的,于是在喝第101罐的时候,他对我说:我们在一起吧。我本想矜持一下,但是想想ICU里另外几个虎视眈眈的单身护士,只好放下矜持,小鸟依人地偎入他的怀里,轻轻地哼哼了一个:好。

          曦城于是给我念了一句徐志摩的诗: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如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天啊!曦城还能念出这么浪漫的诗句,除了爱马仕和香奈儿的包包,我想不出还有什么其他能比这句诗更能打动我的东西。

          曦城,你是我的第一个男人,但也必须是我的最后一个男人。因为我是你骨中的骨,肉中的肉,从今而始,我的肉体和灵魂都只属于你一个人,你会好好珍惜吗?

            一定会!我发誓。曦城很坚定地看着我,没有一丝犹豫,一个字一个字地说着。

           从此,我变成了曦城的影子。

          曦城和我的家庭背景差不多,我们和我们身后的家庭都是城市里的中产阶级,所以我们的婚礼是完美的,我们婚后的生活也是完美的,我们没有房子、车子、票子上的任何困难。而曦城这种只懂专注于工作的大男孩在生活上近乎于一个白痴,所以结婚后我掌管了家里的财政大权,作为回报,除了不给曦城打洗脚水,我承担了所有的家务。

            女儿出生以后,我住回了娘家,因为我不想一个连开水都不会烧的大男人来照顾我的月子。曦城每天都回来吃饭,然后逗逗孩子,然后回医院值夜班或者回我们的小家去睡觉。

          女儿三个月的时候,我女儿去医院看病,遇到以前ICU的护士小邓,她见到我,神情有些慌乱。我去,出事了,我心里想。

         小邓的情况我是知道的,穷家小户的出身,进院靠的是医学院某领导的极力推荐,鬼知道里面有什么故事。

    (二)

    我知道,天空听不懂

    我用微弱的悲伤扫过大地

    泥土的疼不是我的错

    蚂蚁和大象都曾翻动过

    玫瑰开在我隐居的山野

    我始终用荒废的肉体

    冒充你必须路过的荆棘


           我于是雇了个私家侦探跟踪了曦城整整半个月,私家侦探最后告诉我:你找了个好老公,除了在医院值夜班的时候,平时他都是在家里不出门的,唯一一次出去应酬也在12点之前就回了家。而那唯一的一次应酬曦城是提前向我请了假的,是他同学加兄弟的生日宴。

            私家侦探的结论部分打消了我的疑虑,生活又变得开心了起来。

           孩子长到半岁的时候,晚上需要起床喂奶和换尿布的次数开始变得规律了起来,我于是决定搬回去和曦城一起照顾孩子。

            刚开始还好,可是时间一长,曦城开始抱怨由于自己睡眠不足,工作中经常出错。曦城说:我的工作人命关天,这样下去迟早出大事,找个保姆吧,让她晚上帮着你给孩子喂奶换尿布。

           我找不到反对的理由,于是点头同意了。

           家里多了一个外人,我和曦城的私密空间就不再私密了,我们找不到合适的时机做爱,即便找到了,也多半草草了事。久而久之,我对那件事也没有那么在乎了,能推脱尽量推脱,曦城虽然没有抱怨什么,但是主动值夜班的时间却变得越来越多。

           我又开始焦虑了起来,因为突然想到:曦城以前虽然没有带女人回家,但是小邓就是ICU的护士啊,他们如果晚上一起值夜班,随便找间空的诊疗室,什么事情不能干呢?

          农历除夕的那天,曦城又主动要求了要值夜班,我再也不能平静地呆在家里,于是等保姆带孩子睡下以后,我悄悄地溜进了医院,穿上白大褂,带上口罩,直扑曦城的值班室。

           曦城和小邓果然都在,曦城正在洗脚,小邓在一旁有说有笑地看着曦城洗脚。

           我怒不可恕,一脚踹开了值班室的门,咆哮道:我跟你拼了!

           我扑向小邓,双手开弓,啪啪啪啪,左左右右给了小邓几个耳光,把小邓一下子打蒙了。曦城光着脚跳起来,怒吼到:你,你,你疯了?

          我疯了?看看你们干的好事!我一边哭喊着一边用拳头使劲擂着曦城的胸膛,问道:你对得起我吗?

           小邓这时回过神来,也跑上来一把揪住我的头发吼道:你凭什么打我?你个泼妇!你凭什么打我?

          曦城同时应付着两个女人的纠缠,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事情终于惊动了值班领导,领导带着保安把我们分开后,各自询问了情况,最后告诉我,这一切只是个误会。

          因为是除夕夜,小邓说按照她老家的风俗,她是需要打水给父母洗脚以表示孝心的,于是心血来潮给曦城打了一盆热水让他洗脚,主要是为了感谢他这一年来的教导和照顾,没别的意思,脚也是曦城自己洗的。

          至于曦城嘛,想着又不是以身相许脱衣服上床,没道理也不忍心拒绝人家姑娘这样的好意。

           我问领导:领导,你信吗?骗傻子呢吧?他们之间肯定有事。我不管,我刚生完孩子就出这样的事,院里一定要出面主持公道,保障我们妇女儿童的合法权益。

            领导说:你想院里怎么主持公道啊?小杜不是我说你,你老公那么优秀,招桃花总是免不了的,关键是打铁还需自身硬,你要足够优秀你老公跑不了。你看看自从你嫁给曦城之后,工作上哪还有一点上进心?以前那个在业务上兢兢业业的小杜跑到哪里去了?我跟你交个底,我们以前是把你当护士长的苗子在培养的,你要这么无理取闹下去,别说护士长了,等你休完产假回来有没有好科室愿意要你都不一定了。再说了,捉奸捉双,你有什么证据吗?院里怎么帮你处理啊?难不成以后哪个护士帮病人洗个脚都是奸夫淫妇了?做人要讲道理知道不。我再给你交个底,曦城的业务能力和知识水平我们院领导都是认可的,要不了几年就能升副高,你只管闹,给他把副高也闹黄了,你看他以后恨不恨你。

         领导的语重心长让我无话可说,只好羞怯地向领导表达了歉意和决心,毕竟事关我们夫妻两个人的前途和钱途,在这种大是大非的问题上,我是不能糊涂的。至于曦城嘛,领导说得对,只要我足够优秀,他又能往哪里跑?

    (三)

    我知道,冬夜看不见

    我用巨大的沙哑穿过城市和村庄

    迷路的小狗在马路上奔跑

    大海和胸膛一墙之隔

    我站在就要塌方的屋顶

    等一个世界的终结

    以及几世未了的恩怨


         我下定了决心,曦城,我要比你更优秀!

          从医院回来后的第二天,我把孩子和保姆都带到了我父母家里,我告诉我的父母,只要你们能帮我照顾好孩子,你女儿一定会成为你们的荣耀。

           我不要做一个哭哭啼啼、自怨自艾的小女人,我要做生活中的强者,人生中的赢家。关于那件事,我甚至都没有再问曦城一句,只是告诉曦城,你以后想洗脚,我陪你去洗脚城,只是别再伤我的心。

           之后的十年我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工作狂,我上了数不清的夜班,出了数不清的现场,抗洪抢险,地震救灾,哪里危险,哪里需要,我都作为自愿者冲在第一线。我的努力得到了应有的回报,我很快入了党并且当上了护士长。我的照片不仅是医院先进工作者橱窗里的常客,而且经常出现在各类日报、晚报的报道里。荣誉接踵而来,三八红旗手,青年突击标兵,区人大代表……我现在走在医院里,已经没有人叫我小杜了,大家都叫我杜老师。

           不仅如此,因为我出名了,有地位了,这十年间,我也拒绝了无数的诱惑:有土豪的纠缠,有领导的纠缠,也有小鲜肉的纠缠。我一直小心地游离在暧昧和情感之间,谨守着自己的底线。

           下一个十年,我也已经规划好了,先进护理部,再当院领导,如果运气好点,说不定被哪个领导看中,也许我可以直接调到卫生局,从此脱离一线工作步入仕途。

          曦城的业务能力也很强,顺利地升到了副主任医师,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完美。但是我知道,我和曦城之间,我和女儿之间,曦城和女儿之间都还是有些问题的,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很少,能推心置腹、深入沟通的机会就更少。平静的湖水下面,暗流涌动。

           但我还深爱着曦城,我总是试图说服自己我现在只是没有太多的时间把我对曦城的爱转换成具体的行动。亲爱的,等我实现了我的下一个人生目标之后好吗?你能像我一样坚守和等待吗?

           2018年的情人节之前,我得到消息,院领导已经决定把我调离一线,安排到护理部任职。我怀着无比兴奋和激动地心情筹划了一顿浪漫而又温馨的情人节大餐。我准备在晚餐上告诉曦城,从今以后,我再也不用上夜班了,你的小妻子又要回到你的身边来好好照顾你,爱你了。

           我在家里幸福地准备着我们的食物,桌上放着我精心为曦城准备的礼物,但是却接到曦城的电话说他要晚一点回家,因为刚刚有一个急救病人送到ICU。曦城保证,他一定尽快回来,要我耐心等待。

           只是这一刻,我已经等待了十年,我一刻也等不了了,于是我毫不犹豫地穿上衣服,直奔医院,我要在曦城走出ICU的那一刻给他一个最热情的拥抱和香吻。

             ICU里的确有正在抢救的病人,但是参与抢救的医生里却没有曦城。我快疯掉了,因为除了曦城不在,护士小邓也不在。

           我打开微信,拨打了视频聊天,对方没有接听。

           我于是打下了一行字:我现在就在ICU,我不管你现在在哪里,既然你选择在情人节这天不按时回家,还对我撒谎,就不用费力再找借口跟我解释了,我们离婚吧!

          打完,我直接把曦城拉进了黑名单。

           我跟曦城的离婚官司并不顺利。曦城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大度,跟我拼命地争财产、争儿女的抚养权。我实在不明白,为什么当爱已成往事之后,人性会变得如此丑陋。难道我们之间,连个体面的结束你都不肯给我吗?

           当一切尘埃落定之后,我成了众人的笑话,但是曦城没有。因为他是科室主任,他还年轻,是有身家有能力又有技术的钻石王老五。如今未婚的女孩子谁不想少奋斗十年?离过一次婚怎么了?于女人,那是死穴;于男人,那是NOTHING。

          你们知道对我而言那是一种什么感觉吗?从天堂到地狱的感觉估计也不过如此了吧。

          曦城很快又结婚了,果然是那个贱货小邓。我眼见着小邓那个从穷家小户里出来的贱货也  开始背着爱马仕和香奈儿的包包在医院里得意洋洋地进进出出,心里真不是个滋味。

          这还不是最让我难受的事。自从离婚以后,以前那些信誓旦旦只要我跟他,他就马上离婚的人最后一个也没有离婚。而那些我能看上眼的,财力样貌能力能跟我匹配的,都是有家有口的有妇之夫。我总不至于自甘堕落到去做人家的小三吧?就因为这,我在院里也开始穿领导给的小鞋了,仕途梦断。

         压垮我的最后一根稻草是我女儿给我的,虽然法院把她判给了我,但是她根本就不愿意跟我一起住,我10月怀胎,含辛茹苦地把她养大,却只换来了她对我的仇恨。她恨我的理由很可笑:离婚是我提出来的,而离婚让她在同学们的面前丢了脸。

          好吧,曦城,你毁了我的一切,我要跟你同归于尽!你不是说过吗?死神绝不会轻饶了你,就让我来帮助你实现你的愿望吧。

            我开始筹划怎么能够杀死曦城而不负担法律责任。好在我是学医的。

    (四)

    我知道,你试图拽住我此生的目光

    可我的力气已在今天以前失去依靠

    在绝望的森林里横冲直撞

    我要亲手埋葬了自己

    然后随你去远方


         我准备了两罐旺仔牛奶,里面都用注射器打入了强效安眠药,然后从医院里拿了三支高浓度的氯化钾。这三支注射剂都是应该已经使用在病人身上的,因此科室的记录是对得上的,不会引起怀疑。

          然后我拨通了曦城的电话:宋老师今天很严肃地跟我谈了女儿的问题,我认为我们也需要认真地谈一谈,你今晚有空吗?来我家里一趟。

         曦城不解地小声问:你家?

          也是你以前的家!我并没有一丝地紧张,因为到目前为止,我还没彻底想好是否真的杀死他。

         哦,那好吧。

         你跟你老婆可千万别说来我这儿啊,我不想惹麻烦。你随便扯个别的什么理由,但千万别说来见我。

         曦城叹了口气,说:我有那么傻吗?

         曦城下班后直接来了我家。家里自从他走后,除了照片都被我处理了,其他方面并没有任何变化。所以曦城轻车熟路地找出拖鞋,穿上,然后在沙发上坐下,问道:女儿呢?

         我说:我们之间的谈话我不想让她听到,她在我妈那儿。先吃饭吧,我做了你爱吃的红烧肉。

        曦城见茶几上放着两罐旺仔牛奶,想都没想,拉开盖,咕咚咕咚喝下去一罐。

         也难怪,在这个家,他生活了十几年,一切早就习以为常。

         曦城坐到桌边没吃几块肉就说头晕得不行。我说:你今天累坏了吧?

         曦城说:是啊,累成狗!今天抢救了好几个病人。哎……咱们这个工作,不分白天黑夜,没有双休节假日,工作强度和压力实在太大了,而且每天都要面对死亡,好人都能给逼疯了。我得到沙发上去靠会儿……

        曦城头一粘到沙发的靠枕就立刻进入了昏睡状态,鼾声震天。

          我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把曦城拖到了床上,然后在他旁边躺下。

         我真的还没有想好要不要杀死他,因为我真的有点舍不得。

         我躺在曦城的旁边,解开他衣服的扣子,轻轻地抚摸着曦城依旧年轻的身体,忍不住抽泣了起来。

         仿佛是过了一个世纪,我的思绪才从回忆回到现实,刚巧,曦城的手机叮地响了一声,那是微信的提示音,

         亲爱的,你少喝点酒,注意身体,永远爱你哦!

         是那个贱货发的。少喝点酒?曦城什么时候开始喝酒了?我心想,这个微信得回啊,不然她还会没完没了地发。

         我试了试曦城以前的密码,锁解开了。于是打了一行字:知道了,你早点休息。

         那边回复得很快:没有你在我怎么睡得着?我等你哦,今晚最少要三次!然后是一连串淫荡的表情。

         三次?你还一晚上最少三次?你有多久跟我一次都没有了?我的胸中怒火中烧。

         我取了注射器,把三支高浓度氯化钾都抽了进去,然后熟练地扎进了曦城的手背。

         可是药水怎么也推不进去。我想了想,知道是由于药水浓度太高,我使用的针头太小。

          于是,我起身去医药箱里取了一个大号的针头,然后用橡皮扎住了曦城的左上臂,对准最粗的那根静脉血管扎了下去,松掉橡皮,用右手大拇指使劲一推。结束!

          曦城立刻被疼醒了,高浓度氯化钾会腐蚀血管壁产生巨大的疼痛感。

         你?你给我打了什么?

         氯化钾。

          曦城仰天长叹,眼泪刷地流了下来……你糊涂啊,不过我知道,迟早会有这一天。

            曦城,你要我的时候,我跟你说过,我是你骨中的骨,肉中的肉,你是我的第一个男人, 也会是我的最后一个男人。可惜,你背叛了我们之间的誓言,所以今天就是你的审判日!

           曦城深深地看了我一眼,急切地说:我没有多少时间了,几件事交代一下。我钱包的夹层里有一张工行的卡,里面有200万,那是我们离婚时候我分的钱,没怎么动,密码还是以前的密码,你取出来留给女儿做教育费,最好能送出国去上学;另外,赶紧打电话给120和110,这样可以减轻你的罪责,氯化钾我自己给自己打是打不进血管的,所以你伪造不了自杀,姑娘没了爸爸,不能再没有妈妈了。

          我的心突然被什么东西狠狠地揪了起来,眼泪再也忍不住夺眶而出:我打,我马上打,我一定要救活你。我一边说一边拨通了120。

         曦城吃力地伸出手抓住了我的手,说:我自己就是ICU的大夫,我知道我已经无药可救了,所以听我把话说完。你有抑郁症,一定要抓紧治疗。

         我没有!你胡说,你才抑郁症呢!

          曦城摇摇头,说:你真的有,怪只怪我们都太忙于工作,所以我们想当然的以为我们只是给人治病的,但从来没有意识到我们其实也是病人。你这十几年,越来越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你感觉不到而已。来,陪我躺一会儿,我希望我生命的最后几分钟里,我们能和好,不再吵架了。

           我不忍拒绝曦城最后的要求,乖巧地躺在了曦城的身边,双手勾住他的脖子温柔地说道:你但凡娶了谁,我也不会恨你恨成这样,其实以你的条件,你为什么不找去个年轻漂亮的,要找那个半老徐娘?让别人笑话我连她都比不上。

          曦城叹了口气:真心,你比不上她的真心。她不求名分不求回报默默地爱了我十几年,从来没有向我提过非分的要求,人心总是肉长的,我得给人一个交代。

            我噌地一下坐起来,喊道:什么?曦城,你到死还要骗我吗?什么叫没有提过非分的要求?

           可能曦城的意识已经开始模糊了,喃喃地说道:不重要了,你……快打电话吧……

           曦城!曦城!我泣不成声:你醒醒,我要你醒醒……我要你活过来……

          120来的时候,我正在给曦城做着毫无意义的心肺复苏术。很快,我父母也赶来了,再之后,110很快就到。

           我双膝跪下,给父母磕了三个重重的响头,然后扑进曦城的怀里,把袖在手中的手术刀狠狠地扎进了心脏。



    我知道,你试图拽住我此生的目光

    可我的力气已在今天以前失去依靠

    在绝望的森林里横冲直撞

    我要亲手埋葬了自己

    然后随你去远方


    作者简介:

     郝文(加拿大),曾在国内资本市场上工作多年,目前在加拿大石油城一家商业建筑公司做财务经理,出版过商战小说《上市》。

    (本文由作者授权,在六岛姐公众号首发,沂蒙网转发)


    推荐阅读

    

    文章评论

    注册或登后即可发表评论

    登录注册

    全部评论(0)

    请选择要切换的马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