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遥远的思念
    80764
    0

     ◎赵玉前

        多年后的今天,每当我拾起昔日记忆的片羽,总不觉想起在西南边陲参战的日子里,有一对叫小虹的小兄妹,那瘦弱单薄的身影,那充满渴望的眼睛仍使我魂牵梦绕。

        那时,我们连队刚从阵地上撤下来,为了进攻作准备,便驻进了离边境远一点的山坡上。一排排整齐的帐篷和山坡上用白石子编排的标语,显得格外引人注目。刚落脚不几日的一天下午,山脚下的几个寨子的小朋友便成群来到我们营区看热闹。当夜幕笼罩了远山近影,小朋友们便结伙下山去了。我吃完饭正准备洗刷时,发现一个又黑又瘦的小男孩正在扒着帐篷口注视着战友们吃饭。我问:“小朋友,天黑了怎么不回家呢?你家在哪个寨子?”他不语,我说:“你是不是饿了?我给你盛米饭,好吗?”他点了一下头,把他领到我们吃饭的铺前,一盒米饭便狼吞虎咽地吃了下去。从此,九岁的他和六岁的妹妹便成了我们的常客,并包揽了我们洗刷用水的任务。每天当我们训练回来时,看到的是满满的两大桶清水,全班战友都拍手叫好,我们可以尽情地吃饭、洗碗、喝水了。就这样一个月很快过去了,我们的剩饭也成了小虹家的口粮。一天,我们为了配合夜间演习便早早回来做准备。回到班里,看到的是两只空空的桶,我和战友们正要到食堂里找水时,小虹和妹妹正抬着不足半桶水在吃力地向我们走来。一时,战友们都愣愣地站在那里,妹妹全身都是泥,小虹的膝盖上渗着血。我们这些泪不轻弹的男儿,抱着小虹兄妹哭了。我们班长立即下令不准让他们抬水了,原来战友们不知道每日的两桶水是这样来的。为不让小虹兄妹抬水,战友们轮流值日,早晨到山脚下挑两桶黄泥水,澄到下午,也就解决了水的问题,每日的饭菜仍然给小虹留着,有时小虹拿着书到我们的帐篷多呆一会。就这样我们和小虹兄妹混得更熟了,也就了解了一些他家的情况。原来他家在边境线上的橡胶农场里,因为战争只好搬进了山下的山洞里暂时栖身,好歹还能到附近村子里上学,能吃上饭也是叔叔们给的,不给叔叔们抬水他们心里不舒服。小虹每当说到这里,眼里便闪着泪花………

        一日,我们连队接到收复高地的任务,趁夜幕到前沿阵地潜伏,战友们的一切物品仍在帐篷里留守,十日后,我们五个战友凯旋归来,又走进那熟悉的帐篷里,映入我们眼帘的是摆在铺板上洗好的十一份整齐的衣物和十一个染的红红的熟鸡蛋,我们知道这是小虹兄妹,在等待全班战友的归来,这一夜战友们都失眠了。因为任务完成的出色,上级特别命令我们撤到后方,驻进一个部队营房休整。从此,就再也没有见到小虹兄妹了。

       三十多个春秋过去了,昔日的硝烟早已散尽,如今,边境上早已商贾云集,橡胶林又恢复到原来的宁静,我想:小虹一家一定过上了安定幸福的生活。蓝天上那一朵朵白云,寄托着我遥远的思念,飘向远方………


    2
    打赏
    收藏
    点击回复
        全部留言
    • 0
    更多回复
    兴趣爱好

    679

    共有主题

    60

    共有社群

    18

    认证社群
    精彩内容
    扫一扫访问手机版
    请选择要切换的马甲: